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8)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8)
 字数:41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女为悦己者容8
 
  就在赵莺跟林应承正意乱情迷的时候,赵鹭就曾警告过她,应承是个着名的 花花太岁,要不你跟他就当萍水相逢逢场作戏,捞他一笔,要不就牢牢牵住他的 人,设法嫁给他。当时赵莺一笑而过,她何尝不想,嫁入豪门做一个衣食无忧的 阔太太,别说她,那些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影星歌星多的是,那个不梦寐以求。 
  「是男人他就有个死穴,做为女人,只要你捅中了他的穴门,他就一辈子地 乖乖听你。」赵鹭说,赵莺笑着问:「那我姐夫死穴在那?」
 
  赵鹭叉放着双腿在沙发上,她正屈起一只脚往脚趾上涂着指甲油,薄薄的裙 子缩上膝盖,露出忪软丰腴的大腿,能见到她高耸如坟阴户裹在窄小的内裤。 「他啊,贪!贪财贪色贪小便宜。」她伸直了那只脚,远瞧着涂过了的脚趾头, 脚甲已让她涂抹得冠丹似的。
 
  「他喜欢贪,你就让他贪,反正稍给他点好处,什幺话都好说。」她卖弄风 情显而易见,一举一动都具有强烈的诱惑力。赵莺斜靠在沙发上,两条腿像抖散 了骨节的蛇似地蜷在一处:「我知道了,应承的死穴就是太爱玩了?」
 
  「你错了,妹妹,他爱玩只是表面的,那人骨子里精明着,我告诉你他的死 穴在那,迷信!」她换过了另一只脚:「信神信命信运气。」
 
  「这倒没觉得。」赵莺说,她摇晃着头:「所以说,你还稚,几年前,他刚 死了老婆,他跟一个出名的女明星交往,看得出是真的想娶她的,大把大把地砸 钱,也让那骚货心动了,还对外宣布要息影,要做好太太相夫教子了。」
 
  她每涂好一个脚趾,就抬近她的脸用嘴吹着上面的湿渍:「就在这时,应承 的一张大单生意搞黄了,生生地让人骗了。随后生意便日落千丈,也真是,那时 他真的背时,做什幺输什幺,后来,不知那位高人指点,跟那女明星断了,慢慢 地又有了起色。」
 
  「竟有这事。」赵莺的鼻翅嗤了一下,她是受不了那化学水的味道。赵鹭继 续说:「所以你跟他来往,要多长个心、留下意,那些事该凑近那些事该远离、 什幺时候腻住他、什幺时候撤开来。他这人也易相处,床榻上的事也易满足。你 把他给哄高兴了,呼风唤雨手到擒来,他什幺都依你、什幺都给你。」
 
  「你别一味地穷干,该分点雨露给我妹妹了。」赵鹭莺啼燕啭地说,打断了 正出神回忆的赵莺,她见应承已扑在赵鹭的双腿间忙个不停,他那根暴怒的阴茎 插进她的阴道,在里面进进出出,他那灰白发下皱痕纵横的老脸通红,有如雪里 的一团火。
 
  「快,宝贝,把衣服脱了。」应承气喘吁吁地说,赵莺装作犹豫了一下,就 像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迫不得已的一样。她慢慢地脱去了外衣,只剩着乳罩 和一条薄薄窄小的丝裤。尽管她已经让床上的这对男女刺激得有点冲动了,可是 对她来说,还要假装一副极度害羞的样子。
 
  「去,脱光她。」应承在赵鹭肥厚的屁股拍打了一下,赵鹭从床上下来,她 推掇着妹妹把她推坐在她原来的位置上,并将她身上仅的贴身玩艺脱除个精光。 
  赵莺感到她的手正踌躇地碰着她的膝盖。「好了,脱光了。」应承颤抖着声 音说,赵莺闭上眼睛,为自己在他们面前暴露无遗而羞耻。
 
  赵莺闭着眼睛,等待着将会发生什幺,不用久等,应承的手粗暴的扒开了她 的大阴唇,暴露出里面微微发红的小阴唇来,他低下了头,将赵莺的臀部抬高了 一些,他的舌头在她的大小阴唇的狭窄地域里来回的舔吮,他的手更用力的把她 分开,以至于她觉得自己的秘密全暴露了。
 
  赵莺的身子扭了一下,但他的舌头就压在上面,摩擦着她的那突起的肉蒂, 那一阵触骨消魂的酥麻,赵莺感觉到她的臀部一阵痉挛,一股性的欲望闪电般击 中了她。随着一声发出心灵深处的呻吟,赵莺睁大了眼睛,似乎很是无助地瞥了 一眼就在旁边的赵鹭,她的眼睛因为等待着的刺激闪着光。
 
  赵莺艰难的抵抗着身体阵阵涌动着的欲望,应承的舌头的触碰着是那幺娴熟 老练,让人心醉的吸吮几乎让她无法拒绝。他的手又拽着赵鹭的胳膊,手就像在 传递一种信息,使她几乎都不敢反抗了。对于赵鹭来说,这应该不是第一次,她 跟别的女人一起分享男人,但是她相信赵莺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
 
  在赵莺的两腿间,应承的舌头还在努力工作,而他那还湿润了的阴茎却让赵 鹭紧含在嘴里,她的舌头卷绕着他的龟头,太爽快了、太刺激了,他产生了他所 喜欢的快感,伴随她的舌头有节奏的卷动,他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真让赵莺极度的羞愧,随着欢悦一点点的增加,最后聚成了一束白光即将燃 烧。她努力想抑制住自己;她满脸羞容,无地自容地记着自己是暴露在他们的面 前,但想控制自己的想法一出现,应承的舌尖就滑过她的敏感部位,用舌头戳着 暴露的肌肉神经末梢。
 
  这种刺激产生的极度快感对赵莺来说真是太强烈了,她不由自主地把身体抬 起迎了上去,禁不住激动得全身痉挛。赵鹭和应承看到这一幕,相互会意的笑了 起来。就在这时,赵鹭看到她为抑制自己腹肌在轻轻的抽动,便放开了应承的阴 茎。
 
  「是时候了,我来!」应承边说边抓起赵莺的腰,只她立即把手肘支撑在床 上,形成一个好的角度以便他能顺利的进入她,同时也使她获得了更大的满足。 但赵鹭却以为这是因为她的妹妹太害羞了,便把目光收了回来。
 
  赵莺低下头,感到心灵深处特别的空虚。她看到应承充血的、粗大的阴茎轻 易地进入了她暴露得过大的阴道口,直到她发出欢快的呻吟,用力迎合他。意识 到她不可抑制的兴奋后,应承很快把阴茎完全插入她的肉体,反复抽送,而右手 抱着她,操纵着她的敏感点。
 
  赵莺喜欢他插入的感觉和手抚摸她敏感部位的动作,当她听到应承命令赵鹭 抚摸她的腹部和胸部后,她几乎在这种新奇的刺激下达到高潮。这是多幺让人着 迷和刺激的事啊,她的情人和她的姐姐,同时地在取悦她的身体,她感到她在这 令人陶醉的情景下快要昏过去了。
 
  高潮来临了,这是赵莺感受到的最强烈的一次,她不知羞耻的大声叫喊,发 出听不懂的呓语,身体在不停地蜷动和翻滚,仍然与应承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而 同时,应承也达到了自己的高潮,在她的阴道肌肉抽动下,他挤出了那股憋了很 久的精液。
 
  当高潮过后,应承瘫在赵莺的身边,而赵鹭滑到了床边,她看着妹妹红红的 阴阜,见赵莺不知是由于兴奋而泣还是为自己的羞辱而泣。
 
  赵鹭看到他们的身体在长期等待之后终于发泄了。她看到赵莺一个接一个的 高潮,看到了她深圆的肉体在男人身上肆意的扭动,活快敏捷的让自己达到兴奋 的极点,却一点也不顾及她。赵鹭的身体因看了这个场面已被激起了强烈的欲望。 
  她抚弄着应承的阴茎,他的龟头暗红色,上面残留着一滴精液,他的睪丸肿 得很大,绷得很紧。见在她手里阴茎似有起色,她伏下身张开口便含住了它。应 承的脸通红了,渐渐地便兴奋了起来,赵鹭骑在他的身上,用自己的阴毛磨擦着 他的腹部,然后一上一下的扭动,渐渐的把大腿伸直了,身体压在了他的身上, 让自己的耻骨抵着他绷紧的大腿,她的乳头则压在他的胸脯上。
 
  赵莺见他的阴茎这时已是坚硬了,她用手扶着它,将它对准了赵鹭微启的花 瓣中间。赵鹭丰腴的屁股扭动着,轻易地就将阴茎吞纳进去。赵莺为自己的行为 震惊了,怎幺会有那幺大的兴趣而且帮助着他们,不但没有让她厌恶,反而激起 了她的情欲。
 
  赵莺的眼睛一直瞪在他们性器官交接的地方,他的阴茎贪婪的在她的阴道活 动起来,抽插着潮湿的地方,每当阴茎抽出时那儿它立即渗出了许多津液。赵莺 盯着赵鹭的脸,她正对着镜子,这女人的表情充满了肉欲,她的眼睛睁得很大, 面色绯红,嘴巴微张,她的身体开始在波动。
 
  如同被催眠了一般,赵莺继续看着,赵鹭的头又转回去了,她脖子上的肌健 突了起来,她的身体抖动,她的乳房朝上挺着,弓起背,眼闭了起来。应承感到 了她的高潮,他希望自己的激情不要这幺快便释放出来,从阴茎和睪丸传来的压 力已经传遍了他整个腹部,他的双腿因为紧张而痉痛。
 
  但他还是在赵鹭一阵猛烈的起伏中射出了精液,但不待他在她身上发泄完毕。 赵鹭把自己抬起,把头转向他的脸,小心地把自己抬高,用手支撑着体重,让身 体上下的急撞,以至于男人的阴茎头擦到了她的小阴唇又猛插进她的阴道。 
  赵鹭没有看他,她闭着眼,享受着这奇妙的感觉,他阴茎头上天鹅绒般的肉 碰着她,就像她的情人。最后,一阵奇妙的境界在她身上产生了,她扭动着臀部, 让男人的那根肉柱撞击着她的兴奋点,她兴奋得跳了起来,尽管他这时仍在她的 身下呻吟,她继续去挑逗他来满足自己,直到她被高潮击中,通过震动波传遍她 的全身。
 
  「看她性高潮是多幺强烈啊!」应承又在身边的赵莺说。「这对女人来说是 十分美好的,你会发现的。」赵莺并没回他,除了看之外,不能做任何事,应承 的手抚过她的发热的肉体,她感到他的手触到了自己的下体,他把手压在她的阴 毛处,立即她感到一阵激动,发出一声呜咽,那是她半失望半狂喜的声音。 
  那天夜里,他们三人交臂叠股睡在一块,应承左拥右抱夹在俩俱丰娆性感的 玉体中间。赵莺醒来后,她的全身格外软弱乏力,她的肌肉疼痛,就像跑了几千 米似的。她发觉了一旁赤身裸体的应承和赵鹭交缠在一起,赵鹭的大腿勾搭在他 的腰上,屁股像充足了气的球一样高高蹶起。
 
  她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这才想起自己在哪里,想起是什幺原因引起的。一想 到这里,她面红耳赤,羞涩地把头埋在枕头里。
 
  过了几天,林应承便正式向赵莺求婚,听到了这一消息,赵莺激动跟赵鹭相 拥得喜极而泣。「你可记好了,嫁了之后有什幺好处可别忘了姐姐。」赵鹭用手 擂打着她说。
 
  「什幺好处啊?总不能我们夜夜笙歌你还跟着。」赵莺逃避着,赵鹭脸也不 红:「我是说,有吃的玩的带上我,至于跟你们大被同眠,那得看我姐的兴致。」 随后,她又小声地对赵莺说:「跟姐一块总比跟别的女人强,我告诉你,他可真 的做得出来。」
 
  「那我们姐妹就齐心协力地把他看牢了。」赵莺由衷地说,赵鹭说:「男人 嘛,就是贪玩,再说像他那样,那些年轻的漂亮的那个不像苍蝇一样嗡嗡地往上 贴,就让他玩吧,玩了记得回来就行。」一句话,把赵莺燃起的火苗淋了个透。 
  「好了好了!你也别心虚,女人嘛,就要对自己好,只要把自己保持住自己 的本钱,不怕男人在外胡天胡地的。」赵鹭说,正说着,仲明就回家了。他一直 对于赵莺嫁给应承持怀疑的态度,如今见赵莺的愿望实现了,心里总有股酸溜溜 的味道。
 
  瞅个空子见赵鹭离开了,他猛地拽住了赵莺的胳膊:「今晚跟我出去。」赵 莺把手一扔,严气正式地说:「姐夫,今后可得放尊重一些,我是林太太了。」 
  「你就不怕我把我俩的事暴出来?」他气急败坏地说,赵莺并不跟他急,她 一字一句地说:「你要是还想在这香港地混下去,你就收敛着,你能斗得过他吗!」 仲明一时语塞,他愤怒地回到了房间,蒙住脑袋躺到了床上。
 
               【待续】